让梦想从这里开始

因为有了梦想,我们才能拥有奋斗的目标,而这些目标凝结成希望的萌芽,在汗水与泪水浇灌下,绽放成功之花。

国际油价涨涨涨,什么时候才能摸到“天花板”

6 月 11 日,美国汽油价格有史以来首次突破每加仑 5 美元,约合每升 1.32 美元(人民币 8.89 元)。穆迪机构分析认为,未来几周美国油价还可能继续上涨。随着油价攀升,美国通胀指数也屡创...


6 月 11 日,美国汽油价格有史以来首次突破每加仑 5 美元,约合每升 1.32 美元(人民币 8.89 元)。穆迪机构分析认为,未来几周美国油价还可能继续上涨。随着油价攀升,美国通胀指数也屡创新高。美国劳工部 6 月公布的数据显示,5 月 CPI 环比上涨 1%、同比上涨 8.6%,创下自 1981 年 12 月以来的最大涨幅。经济分析师里克 · 纽曼认为,高企的油价将抑制美国国内消费,拖 GDP(国民生产总值)的后腿," 道路两旁的汽油价格牌上明晃晃的汽油价格数字,就是美国消费者理解通货膨胀和经济健康状况的重要依据 "。

英国的汽油价格也接二连三创下新高,6 月 7 日创 17 年来最大单日涨幅。油价飙升让民众生活不堪重负,越来越多的英国人开始精打细算,比如出门尽量以步代车、降低肉类和酒水消费、购买打折商品、取消媒体订阅等。

与石油价格一同飞涨的,还有天然气。国际能源署(IEA)执行主任法提赫 · 比罗尔日前表示,世界正面临一场 " 比 1973 年石油危机还要严重得多 " 的能源危机。如果今年冬季 " 酷寒又漫长 ",欧洲将不得不从需求端开刀,实施天然气配额供应制。

扩大产能:欧佩克成员有心无力,非欧佩克成员有力无心

路透社认为,导致油气价格持续走高的原因是复杂多面的,其中最重要的因素是俄乌冲突带来的产能波动。

全球石油生产国分为两类,欧佩克组织国家(OPEC)和非欧佩克国家。欧佩克由伊朗、科威特、利比亚、沙特、阿联酋和委内瑞拉等 13 个国家组成,其石油产量约占全球总产量的 40%。欧佩克成员国遵守该组织统一制定的生产配额,以将油价保持在一定利润水平之上。2016 年俄罗斯加入 "OPEC+" 机制,以非欧佩克国家的身份发挥重要作用。

俄罗斯石油产量仅次于美国和沙特阿拉伯。由于美国生产的石油主要满足国内消费,俄罗斯是仅次于沙特阿拉伯的第二大原油出口国。自西方因乌克兰危机对俄实施制裁以来,俄罗斯石油产量大幅下降。据国际能源署统计,俄罗斯 4 月平均日产量比预定目标少 130 万桶。有分析认为,2022 年全年俄罗斯石油产量可能下降 17%。

为应对能源危机,欧佩克今年 3 月宣布从 5 月起每天增加 43.2 万桶石油供应,6 月 2 日又宣布将日增石油产量提高到 64.8 万桶。截至目前,除了沙特、阿联酋和伊拉克还有闲置产能之外,所有欧佩克成员国产能几乎已臻极限。分析普遍认为,在全球市场上,提高欧佩克成员国的石油供应无法弥补封锁俄罗斯石油造成的供应缺口。

欧佩克另一成员国利比亚近日发生政治动荡,导致全球石油进一步减产,加剧了供需矛盾。由于东部武装扩大了对油田的封锁、关闭了主要港口,利比亚石油日产量近期减少了 110 万桶。目前利比亚几乎所有的石油和天然气生产都已中断,只有西南部的瓦法油田还在运行,但日产仅 4 万桶。

欧佩克成员国无力扩大石油生产,非欧佩克成员国则无心扩大石油生产。经济分析师里克 · 纽曼指出,能源生产商在油价暴涨时惨遭亏损,听起来像是个悖论,但这样的事例在石油行业的繁荣与萧条轮回中屡见不鲜——油价暴涨时,能源供应商扩大生产;供应增加后油价暴跌,生产商随之血亏。以 2020 年为例,此前美国能源行业已处于生产过剩的状态,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后石油行情降到谷底,企业甚至不得不亏本甩卖。许多企业对那次惨痛经历心有余悸,不敢贸然重蹈覆辙。

" 实际上,油价过高对我们而言是不利的。" 全球最大跨国能源企业之一雪佛龙首席执行官迈克 · 沃思日前表示," 在我们这个行业,需求总是比供给变得更快。"

拜登 " 现实需求 " 战胜了 " 意识形态 "

俄乌冲突前景尚不明朗,国际油价上升曲线也没有回落迹象。美国国内民怨日盛,国会中期选举日子又一天天逼近,在愈来愈沉重的内外压力之下,拜登总统终于走下 " 道德制高点 ",试着与 " 敌人 " 握手言和。

据美联社 6 月 6 日报道,美国政府可能从 7 月起解除对委内瑞拉的部分石油制裁,包括允许意大利埃尼集团、西班牙雷普索尔公司从委内瑞拉进口原油销往欧洲。美国政府称,放松对委部分经济制裁的目的,是 " 鼓励委总统马杜罗与反对派瓜伊多之间进行谈判 "。

美国套在伊朗身上的绳索似乎也在悄然松绑。今年 4 月,希腊 " 依据美国制裁法案 " 扣押了一艘悬挂俄罗斯国旗的伊朗油轮,船上载有 11.5 万吨石油;6 月 3 日,希腊方面表示将把油轮交给美国政府处置;6 月 14 日事态再次发生变化,希腊政府释放了这艘船并将石油交还船主。《以色列时报》6 月 5 日援引来自全球最大独立原油交易商维多集团的消息称,即便不恢复伊核协议,美国也可能允许伊朗石油流入全球市场。维多集团亚洲主管迈克 · 穆勒表示,如果降低油价的议题主导美国中期选举,那么,美国政府可能会对伊朗石油出口 " 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

沙特领导的欧佩克也拒绝在美西方对俄罗斯的制裁中选边站。在大多数欧佩克组织会议上,成员国都避免讨论俄乌冲突,认为这是政治问题而不是市场问题。半岛电视台指出,俄罗斯与欧佩克关系对欧佩克在经济和政治方面都具有重要意义,尤其对欧佩克关键成员国沙特和阿联酋更是如此。正是因为与俄罗斯加强了联系,使得这两个石油出口大国加强了对世界原油市场的控制,同时减少了对华盛顿的依赖。

能源危机愈演愈烈,迫使拜登不得不重新考虑对沙特的态度。据美国《商业内幕》杂志报道,美国正在重新考虑加强对海湾地区的军事保护,与阿联酋商讨一项安保战略协议。白宫方面 6 月 11 日证实,拜登将在 7 月中旬出访以色列和沙特。虽然拜登口口声声说 " 不会改变对人权的看法 ",但《商业内幕》认为,拜登的 "180 度大转弯 " 表明,只要能 " 为美国带来和平稳定 ",他愿意将现实利益置于个人意识形态之上。

国际油价是否还会继续上涨

美国政府虽然丢了 " 面子 ",但换回了 " 里子 "。6 月 2 日,欧佩克宣布将日增石油产量从先前的 43.2 万桶提高到 64.8 万桶。

据路透社 6 月 10 日报道,沙特阿拉伯将减少对五家 " 北亚炼油商 "7 月的合约原油量供应,其中四家位于中国。同时,沙特将向另外三家北亚炼油商和一家南亚炼油商全额供应原油,并增加对马来西亚的原油供应。一名新加坡石油交易员对路透社表示," 市场上的沙特原油非常紧俏 "。

印度、土耳其和中国则增加了从俄罗斯的进口原油,尤其是印度。俄乌冲突爆发之前,印度每年从俄罗斯进口原油仅占其进口原油量的 2%-5%,但近几个月来,这一比例大幅增加。大宗商品数据公司 Kpler 的数据显示,俄乌战争爆发后,印度从俄罗斯进口原油量 3 月为 1100 万桶,4 月为 2700 万桶,5 月为 2100 万桶,而 2021 年全年印度从俄罗斯进口原油总量仅为 1200 万桶。

与之相对的是,欧洲对俄能源进口不断减少,从美国、挪威和非洲的原油进口量屡创历史新高。欧洲理事会主席查尔斯 · 米歇尔日前表示,欧盟实施第六套对俄制裁方案后,欧盟从俄罗斯进口石油中的 75% 将受到影响;到今年年底,欧盟从俄罗斯石油进口量将减少 90%。

分析人士指出,俄乌冲突和美西方对俄制裁已经颠覆了整个全球石油供应链——欧洲看向西方,而俄罗斯看向东方。

持续不断的地缘冲突,推动了全球油价持续走高。油价什么时候才能摸到想象中的 " 天花板 "?彭博社认为,虽然让人印象深刻的往往是天价数字,但人们更应该担心的是,油价将在高位上停留多长时间。石油危机不会在 2022 年结束。几乎可以肯定,这场石油危机将持续到明年——也就是说,油价可能还会上涨。

(编辑 范文静)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