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梦想从这里开始

因为有了梦想,我们才能拥有奋斗的目标,而这些目标凝结成希望的萌芽,在汗水与泪水浇灌下,绽放成功之花。

以岭药业压减销售费6.25亿保净利 连花清瘟贡献40%营收未阻55家基金清仓

以岭药业压减销售费6.25亿保净利难持久 连花清瘟贡献40%营收仍未阻55家基金清仓出逃 长江商报消息 ●长江商报记者 魏度 “神药”连花清瘟又火了! 近期,“连花清瘟卖断货”的消息登上微...


  以岭药业压减销售费6.25亿保净利难持久 连花清瘟贡献40%营收仍未阻55家基金清仓出逃

  长江商报消息 ●长江商报记者 魏度

  “神药”连花清瘟又火了!

  近期,“连花清瘟卖断货”的消息登上微博热搜。有报道称,部分地区出现连花清瘟胶囊/颗粒“一盒难求”的现象。

  与之相关的消息是,以岭药业(002603.SZ)本月四次发布招短期工消息。

  以岭药业在财报中表示,连花清瘟因其治疗新冠、流感及感冒的特殊产品属性,销售状况良好。

  长江商报记者发现,连花清瘟对以岭药业的业绩贡献功不可没。2021年及今年上半年,以岭药业以连花清瘟为主的抗感冒药收入占比超过40%。

  2020年、2021年,公司实现的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均超过12亿元,均较2016年至2019年的年度净利润翻了一倍。今年前三季度,公司净利润超过14亿元,已经超过2021年全年。

  不过,今年前三季度,以岭药业的净利润增长较为尴尬。公司较去年同期压减了6.25亿元销售费用,换来净利增长1.9亿元。

  市场人士表示,疫情终将被战胜,连花清瘟的红利恐难持续,以岭药业需要培育新的大单品才能维持业绩增长。

  连花清瘟助力净利三连增

  新冠肺炎疫情全球肆虐了三年,连花清瘟火了三年,以岭药业大赚三年。

  2011年7月28日,以岭药业登陆A股市场,上市前三年,即2008年至2010年,公司实现的营业收入分别为9.39亿元、16.32亿元、16.49亿元,对应的净利润为1.22亿元、2.97亿元、3.16亿元,营业收入和净利润逐年增长。

  上市后,2011年,公司实现的营业收入为19.53亿元,同比增长18.43%。2012年,营业收入为16.49亿元,同比下降15.59%,这是公司自2008年公开经营业绩以来营收首次下降,也是近14年来的唯一一次下降。2013年至2018年,公司营业收入分别为24.90亿元、29.21亿元、31.85亿元、38.20亿元、40.81亿元、48.15亿元,同比增长51.04%、17.31%、9.02%、19.95%、6.02%、17.97%。2018年的营业收入较2012年几乎增长1.5倍。

  净利润方面,2011年为4.54亿元,2012年下降至1.86亿元,2013年至2018年的净利润分别为2.44亿元、3.54亿元、4.30亿元、5.42亿元、5.41亿元、5.99亿元,2018年的净利润较2012年增长约2.2倍。

  纵览以岭药业2011年至2018年的业绩,营业收入整体增长约1倍,净利润整体增长31.94%。净利润的变动趋势与营业收入背离,这也说明,虽然营业收入在稳步增长,但公司整体上处于增收不增利状态。

  2019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58.25亿元,同比增加10.10亿元,增幅为20.99%,净利润为6.07亿元,同比仅增加0.08亿元,增幅仅为1.21%。

  以岭药业从来没有现在如此知名,其中一个十分重要的因素,就与席卷全球的新冠肺炎相关。2020年以来,因为抗击预防疫情,尽管有争议,但以岭药业研发生产的连花清瘟胶囊/颗粒一直与预防治疗新冠肺炎感染相关联,这也导致连花清瘟销售火爆。

  2020年以前,心脑血管类产品是以岭药业的核心业务,一直贡献超过40%营业收入,但从2011年至2019年的经营业绩看,净利润增长较为缓慢。

  2020年,是一个转折点,随着连花清瘟的火爆出圈,营业收入结构发生变化,净利润急剧增长,以连花清瘟为主的抗感冒业务板块收入占比超过40%,今年上半年的占比达45.87%,首次超过心脑血管类板块。

  2020年、2021年,公司实现的营业收入分别为87.82亿元、101.17亿元,同比增长50.76%、15.19%。对应的净利润为12.19亿元、13.44亿元,同比增长100.95%、10.27%。这两年的净利润均较2019年翻了一倍。

  2020年,以岭药业曾在业绩预告中解释称,连花清瘟产品的品牌知名度得到大幅提升,国内市场需求显著增加,并且在已注册的十多个海外国家也实现销售,产品销售收入同比快速增长。

  今年前三季度,公司实现营业收入79.46亿元,同比下降2.04%,净利润为14.14亿元,同比增长15.58%。公司称,因治疗新冠、流感及感冒的特殊产品属性,连花清瘟收入在2021年较高基数下仍实现了同比增长。

  综上,以岭药业依靠“神药”连花清瘟实现了净利润突破式增长。

  55家基金清仓告别

  虽然前三季度继续大赚,但以岭药业仍然遭机构清仓。

  二级市场上,以岭药业表现不错。

  K线图显示,2020年初,以岭药业的股价在7元左右,当年4月底冲高至24元左右。此后,股价回落至15元/股左右,横盘整理,到2021年12月中旬再次启动上攻,今年4月下旬,股价冲高至42元左右。

  今年6月,以岭药业股价回落至20元左右,9月27日开始,启动新一轮大涨,到11月17日,股价上涨至43.63元/股,不到两个月翻了一倍。

  综上所述,三轮上涨,目前以岭药业的股价较2020年初上涨约5倍。其中,今年4月以来出现两轮大涨行情。

  股价两轮上涨,机构却趁机逃离。

  wind数据显示,今年6月底,66家基金公司持股以岭药业,银华基金、南方基金、华夏基金、社保基金、易方达等持股比例靠前。其中,银华基金旗下18只基金持股。到了9月底,持股的基金公司数量锐减至11家,整整少了55家。南方基金、华夏基金、社保基金、易方达等都清仓告别,银华基金也大幅减仓,旗下仅2只基金持股,持股数量为74.27万股,较今年6月底的1112.08万股减少了1037.81万股。

  值得一提的是,三季度,以岭药业的股价相较于今年4月中旬,处于阶段性低位。

  显然,55家基金公司清仓撤离,是对以岭药业持续成长性的担忧。

  单纯从数据看,今年前三季度,以岭药业的经营业绩数据不错,在去年基数较高的情况下,公司净利润仍然保持增长,且前三季度的净利润、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均超过去年同期。实际上,即便只看数据,前三季度的业绩也不算真实,净利润增长主要源于费用压减。

  今年前三季度,以岭药业的销售费用为21.71亿元,较去年同期的27.96亿元减少6.25亿元。同期的管理费用、财务费用同比变动不大,甚至没有变化。

  据此可以得出结论,今年前三季度,以岭药业净利润同比增加1.90亿元,并非公司自身竞争力大幅提升,而是销售费用压减的结果。营业收入同比略有减少的情况下,销售费用大幅下降,或许是因为疫情而不能正常开展营销互动,或许是刻意压减费用以保障净利润。总而言之,销售费用同比减少6.25亿元,对当期净利润、扣非净利润的同比增长有较为明显的积极作用。

  此外,机构撤退,还有一个重要因素,那就是连花清瘟的红利恐难以持续。

  分析人士称,从全球疫情状况看,疫情终将被人类战胜,连花清瘟的红利不可能持续。

相关资讯